刘元春:财政和货币政策有微调空间

手机靓号网【集号吧】手机号码大全

2018-08-01

  妈妈,我可以这样吗?:林老师零伤害养育手记林巨著电子工业出版社  【内容提要】  这是国内首部以零伤害养育为写作视角的亲子教育书。

  2017年至今,德国卡塞尔市路易斯·施波尔管弦乐团首席指挥2011-至今,担任Euro-Via-Festival音乐节总监助理工作,负责音乐节乐队任务安排及演出指挥。20122015,德国Pforzheim州立歌剧院音乐总监MarkusHuber助理。刘元春:财政和货币政策有微调空间

  (巢湖文明网综合)  为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净化文化市场环境,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巢湖市积极开展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建设工作,采取专项“护苗”行动,同时广泛发动群众,采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开展“扫黄打非”宣传教育,着力打造健康、文明、和谐、稳定的社会环境。  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建设  巢湖市召开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工作动员会  7月2日,巢湖市召开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工作动员会,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李萍,市政府副市长李雪,各乡镇、街道,市“扫黄打非”领导组成员单位参加会议。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工作动员会会议现场图片来源:巢湖市人民政府网  会上,宣读了《巢湖市关于推进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实施方案》,方案从指导思想、建设标准、方法步骤、工作要求四个方面布置了巢湖市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建设工作,按照方案要求巢湖市将在2018年10月前完成基层站点建设工作,站点覆盖全市乡镇街道、村社区及城区中小学、景区、车站码头等重点部位的“扫黄打非”基层站点。李萍就站点建设工作要求各乡镇街道、各重点单位,高度重视,迅速动员部署,严格落实“六有”建设标准,完善各项制度,建好工作队伍。

  线在四川方言中有规矩、规则的意思,取向于楚河汉界、泾渭分明、有言在先、按部就班的正义、公平价值。

  我还记得,试运行第一天,居民们在书馆内外排起了长队,把图书借阅的机器都给刷爆了,我们还派人连夜来抢修。可以说,东湖店是目前开设的4家筑香书馆当中人气最旺的一家。”副馆长彭建伟告诉记者,书馆弥补了区域公共图书馆的不足,也成了周边居民休闲阅读的好去处。  让每一个读者都成为志愿者  记者注意到,书馆内除了前来阅读的居民外,还有不少穿着红马甲的志愿者,他们有的指导居民使用图书借阅机,有的则在书架前对图书进行整理。

  刘元春:财政和货币政策有微调空间  本报记者周潇枭北京报道  7月16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,上半年我国GDP约为万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%。 分季度来看,二季度增长%,一季度增长%。

  就当前经济形势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、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。 刘元春认为,防风险攻坚战大的方向无需改变,但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、监管政策都有预调微调的必要。 随着去杠杆、强监管的推进,地方政府行为发生改变,当前正处于改革向实质性阶段迈进的临界点。   真实消费状况优于数据  《21世纪》:二季度我国GDP增长了%,相较一季度的%略有下降,二季度为何有所下降?  刘元春:二季度增速略有下降,很重要在于投资增速下降比较明显。 上半年我国投资增速为6%,相较去年上半年同期下降了个百分点。   今年上半年投资增速下降核心在于非民营投资,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为%,占比接近60%,这意味着非民营投资上半年增速大概在3%的水平,这反映了政府行为模式在发生变化。

  《21世纪》:二季度GDP增速虽略有下降,但6月份调查失业率是%,调查失业率继续维持较低的水平,就业形势依然很好。

如何看待二季度%、上半年%的增速?  刘元春:这是结构性效应,我国第三产业持续增长,就业依然是在从制造业、工业往第三产业转移,第三产业对劳动力需求的增长没有发生改变,使得我国就业形势很好。

  上半年经济保持%的增速是很不错的,但也需要关注一些结构问题,局部区域的财政金融问题开始凸显,部分产业盈利能力较弱,部分短板开始显性化,特别是去杠杆政策的推进,结构性风险在上扬。   《21世纪》:4、5月份市场情绪有些悲观,尤其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弱于预期。

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相较一季度有所回落,但6月份增长了9%,比5月加快个百分点。 如何看待当前消费形势?  刘元春:市场情绪悲观,部分由于需求端数据偏软,更大原因来自中美贸易摩擦升级。

  6月份数据显示,中国内需实际要好于部分宏观参数。 像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个参数已经不能完整、客观地反映消费状况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主要是实物商品消费,服务消费更多展现在服务业生产指标中,上半年服务生产指数为8%,维持较高的增速。

另外,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名义增长%,比一季度加快个百分点,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%,加快个百分点——居民消费支出数据比一季度还有所回升。

所以,中国的消费并不像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显示的那么疲软。   当然,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偏软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汽车消费低迷,是因为大家预判汽车关税7月1日会大幅下降,所以存在延迟支付。 我国消费升级仍在进行中,像家政服务、学前教育服务等需求在增加,但这些在统计数据上没有体现,所以消费没有想象中那么弱。   政策有预调微调的必要  《21世纪》:随着去杠杆、金融监管政策的落地,地方融资平台融资渠道收紧,部分融资平台出现一些风险事件,资金链比较紧张。

有观点认为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收紧,实际财政政策力度是收缩的,认为要扩大财政政策积极力度如何?  刘元春:这就如同前段时间有分析认为,强监管、偏紧的货币政策是导致违约率提高、股市债市出现波动的核心原因,他们认为去杠杆需要在宽松的环境下进行。

这些看法是不对的,中国去杠杆的核心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,在宽松的条件下,最先宽松的是这两个部门。

  能否有效控制政府信用的无序扩张、改变地方政府预算软约束行为,是非常关键的举措。

在多元政策目标下,地方政府始终存在收支缺口,为了填补收支缺口,地方政府进行融资模式的创新,导致债务风险的积累,债务积累后又需要借新还旧。

像2014年对地方投融资平台进行新老划断,但并没有对政府举债进行相应改革,导致地方政府债务的隐性化。   随着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推进,以及债务约束的增强,政府官员行为模式正在改变,像今年积极财政政策不够积极、非民间投资增速较低等,都是证明。

当前,我们正处于改革向实质性阶段迈进的临界点。   《21世纪》: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规模接近万亿元,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万亿要多。 增速方面,支出增长了%,低于收入%的增速。 这个财政支出力度谈得上积极吗?  刘元春:财政支出大于财政收入,有一定赤字规模,这都叫积极的财政政策。   但统计上所说的支出规模,可能未必形成实质支出,就像财政部将资金下拨给某部门,某部门进一步下拨到相关单位,但这些钱仍然存在相关单位的银行账户上,并没有形成支出。   今年财政政策不够积极,背后原因很多。

比如地方政府的行为模式在发生改变,随着激励约束机制的调整,有些不急于增支、不急于上项目。

有些地方项目储备不够,有些地方的债务约束突破红线,举债投资空间相对有限等等。

这些原因叠加在一起,导致了积极财政政策不像原来想象中那么积极。   《21世纪》:最近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,流动性相较之前有所宽松。

当前财政、货币政策等是否有调整的必要?  刘元春:目前来看,由于市场信心的变化,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、监管政策的实际落实状况,以及市场主体出现行为变异等现象,适度进行政策调整是必要的。

  财政政策需要进行微调。

按照多年的支出习惯,下半年我国财政支出会加快,下半年财政支出规模占比约60%。 但也需要加大项目储备力度,部分财务规则需要调整,专项转移支付也有必要调整,也需要更好地调动地方官员的积极性。 其中地方政府行为变化值得高度关注,这样才能为深度政府改革创造更好的条件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对财政过度依赖不是好办法。

在当前总体储蓄率下降的背景下,过度依赖财政政策,导致政府信用的过度透支,不利于宏观的平衡。   货币政策也有微调的空间。

在表外融资占比规模很高的背景下,部分表外融资有其合理性,要避免一刀切、过度行政化地追求回表、扩表。

再者,像M2、社会融资与名义GDP的匹配度也要高度关注,当前M2、社融等数据有点偏紧,货币政策要回归到真正的中性。

 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套性也有待提高,一些大型项目需要资金配套,像棚改不宜一刀切,否则会带来较大的震荡。   当然,在这些政策微调、预调过程中,防风险等攻坚改革的方向要坚持,需要认识到强监管、金融防风险等改革要想取得收益,必须要建立在政府行为模式有较大改变的基础上,否则银政关系、政企关系不可能得到根本性转变。 (编辑:王永乐)中新经纬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(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),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。